September 22, 2023

安全经济学:津巴布韦的商业案例

Written by: Elingah Magada Translated by: Olivia Li Shu

简介

虽然职业安全与健康被认为是一项宪法权利和经济增长的组成部分,但在津巴布韦,职业事故和职业病的负担仍然很高。这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职业安全与健康是大多数企业的成本。目前对于职业安全与健康的投入收益的认识都还比较有限,更不用说它对底线和最终对整体宏观经济的影响了。然而,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全球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有3.17亿工人在工作中受伤,234万人死于与工作有关的伤害和疾病,相关成本相当于损失4%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Dorman 2012)。从本质上看,这意味着原本可用于发展性的问题的资金现在正被用于职业事故和疾病的赔偿。因此,本文旨在对津巴布韦的职业伤亡负担、相关成本和对经济的影响进行定量对比分析。因为本文无法获得从2019年至今的准确且完整的数据,所以该分析只涵盖从2009年至2018年的10年。

津巴布韦职业安全与健康(OSH)立法概况

津巴布韦已经为保护劳动者的安全、健康和福祉进行立法规定,但目前法律框架是部门性的、分散的并由不同的监管机构管理。主要法律包括1996年《工厂和工程法》第14:08章、1996年《尘肺病法》第15:09章、1990年《NSSA(事故预防和工人赔偿保险计划)》SI68、2014年《劳动关系(艾滋病毒和艾滋病)条例》SI105和2020年《全体谈判协议:农业(职业安全、健康和环境法)》SI197。这些法律由公共服务、劳动和社会福利部通过国家社会保障局的职业安全与健康部门实施。

其他的法律还涉及采矿业,即1990年采矿(管理和安全)条例SI109和1995年采矿(健康和卫生)条例SI185,这些都由矿业部门管理。

这些法律的分散性和部门性质在非正式工作和家庭工作等行业造成了监管缺口和挑战,而这些行业现在是该国最大的经济组成部分。津巴布韦政府正在努力解决这一缺口并确保覆盖到所有经济部门的所有工人。2014年,津巴布韦政府制定了第一个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政策,并正在颁布一个统一和全面的职业安全与健康法案(津巴布韦政府,2021)。

表1 津巴布韦的劳动力

年份劳动力总数(15岁及以上)失业率(%)就业劳动力总数参保劳动力总数 (事故预防及劳工赔偿保险基金)参保劳动力占就业劳动力的比例
200960526585.0835754001117541220.5%
201061109555.2095792635117666520.3%
201161840855.370585200099073416.9%
201263226755.153599686895563615.9%
201364653204.982614321893416315.2%
201466111754.770629582294679215.0%
201567093324.7786388760215143733.7%
201668021644.788647647674273211.5%
201769093564.785657874374273211.3%
201870287754.796669167587209413.0%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2022年;国家社会保障局,2018)

表1显示,从2009年到2018年,津巴布韦的劳动力从6052658人增加到7156060人(世界银行 2022)。在这期间,大约有95%的劳动力就业,但其中大部分是非正式工作——该部门经历多年显著增长成为经济中最大的组成部分。关于津巴布韦非正式部门规模的信息来源有很多,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其规模已经增长到经济的60%以上(Medina和Schneider 2018)。这意味着超过60%的劳动力不受职业安全与健康法的保护。此外,这也解释了就业劳动力总数与参保劳动力总数之间的差异。平均而言,只有17.33%的人在事故预防及劳工赔偿保险基金中参保。

图1 津巴布韦工伤和职业病

(资料来源:国家社会保障局,2018年)

国家社会保障局事故预防及劳工赔偿保险基金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8年期间累计记录49214起工伤和768起死亡事件(津巴布韦政府 2018)。平均而言,每年约有4921人受伤和77人死亡。这些统计数据主要来自基金中参保的正式劳动力。由于没有报告,更多的非正式和未参保的劳动力数据无法获得。

表2 职业伤、病和死亡的经济负担

年份索赔费用(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美元)索赔费用占GDP的百分比
2009153747096.66亿0.02
20105526555120.42亿0.05
20113899336141.02亿0.03
20129555868171.15亿0.06
201311726493190.91亿0.06
201413722096194.96亿0.07
201513768966199.63亿0.07
201611154605205.49亿0.05
201710001015175.85亿0.06
201813304508181.16亿0.07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2022年;国家社会保障局,2018年)

表2给出事故预防及劳工赔偿保险基金的年度索赔费用。索赔来自被保险人,而且大多仅来自正式劳动力(17.33%)。如上表显示,每年索赔费用占GDP的比例不到1%,与国际劳工组织估计的全球损失4%(Dorman 2012)相比,这一比例明显较低。

此外,所列费用是在事故预防及劳工赔偿保险基金中投保的费用,这些费用包括对受害工人的一次付款和定期付款、医疗和康复费用、就诊或复查的相关交通和生活费以及丧葬补助金。但是,还有其他隐性成本不在基金范围,例如生产力/商业和商誉损失、调查时间、维修和再造成本等。虽然其中的部分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得保险,但剩余费用是没有保险且无法恢复的,这损害了企业净利润并最终损害了宏观经济。此外,安全和健康的相关文献表示这些隐性或未参保费用通常远高于保险费。一些学派认为保险和无保险费用的比例不同,但它们的范围都在1:1到1:30之间(Manuele 2011)。因此,费用可能成比例地高于表中所示的费用。

总结

津巴布韦职业伤、病和死亡造成的人员和金钱损失可能远远高于本文所反映的,这是因为缺失更大规模的未参保和大部分非正式部门的数据。但这些未报告和未参保的损失会对津巴布韦的经济产生影响,因为它们不仅影响企业的产能利用率而且往往直接由企业的净利润承担,这最终影响了国家的GDP。

鉴于此,根据可持续发展目标3(良好健康与福祉)和可持续发展目标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政府必须优先考虑并加快安全与健康监管改革,确保所有经济部门受到保护,特别是非正式经济部门。职业标准的缺乏也要求正式和非正式企业优先考虑和投资于安全与健康并将其作为关键业务和经济驱动力。

Leave a Reply